救世主家的迷弟

喜欢点个小红心就好(ฅ>ω<*ฅ)

迟来的生贺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8699782/


我又爬回圈子看看了!歌是法扎的九泉之下,好吃的话点个小心心吧~

致Mr·P

     Harry在餐桌上吃早饭时,收到了一封信。洁白的信封开口处被火漆封好,没有寄信者的名字,只是火漆上没有纹章。Harry抽出信封里的淡黄色信纸阅读起来,字体是花俏的Palace Script。

Dear  Mr·P

   非常感谢你可以拨冗阅读此信。但请不要误会,我不是你的什么狂热粉丝,写这封信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要表达我对你事迹的敬意或对于你本人的痴恋,而是控诉,控诉你所对我做过的残忍事情。

   你可能在猜测我是谁,提醒一句,你还是不要浪费那么多心神去思考了,这不是一件适合你干的事。我对你的印象并不好,也许刚开始被巫师界里的人的口舌蛊惑了吧,所以最初的时候对于你入学霍格沃茨这件事居然兴奋地无法入眠,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你并不是的什么值得我去结交的人。你粗鲁无知,行为恶劣,视我的好意为无物。不得不说你和你身边的两人真是蛇鼠一窝,什么样的人就该和什么样的人一起,不是吗?

   踩碎我的自尊,对我总是恶言相向,侮辱我的家庭,偏帮你的狐朋狗友……这些都不是你做过的最过分的事,你做过的最过分的事是偷走我的心却无意占有也无意归还。……

   Harry皱了皱眉头,先是骂了自己一通,后又说自己偷了这人的心。本来应该将这封信丢弃,但是好奇心促使Harry继续看了下去。

……这个比喻还真是挺恶心的,偷心什么的。我不否认我对你抱有厌恶的态度的同时却又对你心怀爱慕。想必你也不会因多了我这一人的爱慕而沾沾自喜,你身边总是环绕着爱你的人,他们甚至愿意为你付出生命,这一点是我做不到的。我无法为了一个根本不爱我的人付出生命的代价,倘若我做了,请把我的尸体从坟墓里挖出来扔到深渊里去。我刚才好像提到了“爱”这个词?我肯定是被Dumbeldore这个老疯子洗脑了,但他说的是错的,爱从来不能使人变得强大。不然为何我在你面前如此懦弱无能,需要靠你拯救。你可恶极了,不过我也算不上是什么友善的,如此下场算是恶有恶报?只是为什么报应要落在我的家人身上。所以感激你救了整个巫师界,把我和我的家人都从那个人的手里解救了,我知道你无意这么做,是生来的救世主责任感驱使你的吧,解救世人什么的,所以有时候我也觉得你挺可怜的,“救世主”,多大的名堂,和我一样的年纪却要背负整个魔法界的存亡,一直和死神进行赌博,不知道是运气亦或是命运,每一次你都能赢,可是只赢了自己存活的机会,却把你身边的亲朋的性命搭上了。你真的很可怜。好吧,我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怜悯你。我也不过是条可怜虫而已,现在的你有名誉、朋友、爱戴,你应该还有妻儿?而我除了一栋死气沉沉的宅子什么都没有了。

    或许我还有你——开玩笑。你就像是一颗晨星,璀璨明亮而又遥不可及,你的朋友就像是天上的其他星星围绕着你,如此亲近;而我站在地面上,只得仰望,你从不属于我。所以我爱流星,说不定哪天你就会坠落在地面上,而我是最亲近你的人。我承认我是个恶毒的人,我的爱意包含毒液与荆棘,躲远点吧!我可不想毁了巫师界的明星。

   我到底要写什么来着?对,是控诉!

   我讨厌你对我恶言相向!讨厌你总是高高在上!讨厌你总是无视我!讨厌你讨厌我!

    也许负负得正?所以我爱你吧。

    见鬼!我为什么要写这封信,算了……就让我对你的爱意烂在坟墓里吧,就像我本人一样。

    信纸似乎被揉皱过,也没有署名,信纸发黄,说明是很久之前写的了……到底是谁写的?如今已经58岁的Harry决定不再纠结写信人的身份,所有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好吧!他其实还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寄的……

“Harry,Albus今天要回来了,准备好去接他了吗?”Ginny从楼梯上走下,微笑着看向自己的丈夫。

“我去拿车。”Harry也微笑着回应。






当被问起自己粉的CP互动是多少年前,蓦然回首已是两年前,而且真的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的CP互动了(捂脸狂哭)。

感觉德哈这对CP真的很像Draco单箭头Harry,所以猜想着如果很多年后Harry知道了Draco的爱意也只是云淡风轻,甚至记不起Draco Malfoy是什么人。于是有了这篇报社文。


Draco死没死?我觉得答案很明显了。


How to save your enemy′s ass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53659838941447

太kinky被屏走外链(哈哈哈哈)

嫌弃剧情拖,修改一下,PWP一发完

珠宝商与便衣警察【麻瓜AU】

3    ……

 “被偷盗的作品有三件,实物的详细内容已经在昨天晚上七点发到了你们

的邮箱,还有你们要的安保人员名单以及监控录像。”德拉科靠在椅背上,

眼底一片乌青,怕是被这次盗窃搅和了睡眠,哈!任谁也会的。这次是他担

任公司执行总监以来首次举行的珠宝展,本来董事会对他有诸多不妥,现在

更加落实了他不能胜任的罪名。更别提损失了三件总值800万英镑的作品,

就是辞职也不能把损失弥补了,因为那三件珠宝艺品都是马尔福家族所有!

他自己家的东西丢了!他自己辞职有屁用!


    哈利从抽屉里拿出那份名单,上面用红笔圈出了几个人名,食指敲了敲桌

面,“你们一发到邮箱时我们就连夜进行了排查,上面有6人最有嫌疑,他

们应该在贵公司任职呢吧?”


     德拉科接过,皱着眉盯着这六个人名,“嗯,除了Jensen·Norman,他

因为这件事正在医院躺着。”

  “很好,现在我马上跟你去公司……”哈利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 

服,“你有车的吧?”

    马尔福白了他一眼,“有,但不载狗。”哈利僵硬地微笑着,反呛  

说:“那你把钥匙给我,我开,你走路吧!”

    德拉科冷哼一声,不多做回击,毕竟现在这个时候还是找回自己的财物要

  紧,想要报复这个该死的哈利·波特还多的是时候,然后就快步走在哈利前

头……


    在车里,两人不发一语,气氛凝固,十分尴尬,好吧,只有德拉科一人觉

得尴尬。因为哈利思绪全放在了案子上,想着等一下该怎么套话,而德拉科

却觉得座位怎么都不舒服,波特就坐在他旁边的副驾驶位上!有点太近

了……他是说,他们不是死敌吗?波特为什么不坐后座非坐他旁边!?他总

觉得波特有不好的企图,可是偷偷瞄了波特一眼,旁边那人像是陷入待机状

态一样,大概是在分析案情吧……也是坐副驾驶又能有什么不好的企图呢?

突然俯下身去给驾驶座的自己来个火辣的Blow Job?


     德拉科的大脑突然就连接上了一个奇怪的画面……呸!恶心!只是坐在驾

驶位上的金发男人有点脸色发红而已。


     黑色的雪佛兰停在了一栋大厦的台阶前,哈利推开车门,跟上了走在前

头的马尔福。哈利向前台小姐出示自己的相关证件后顺来地和马尔福坐着电

梯来到了公司的安保部门,经过一番的盘问和审视,哈利并有发现他们的说

辞有任何漏洞和相互违背的地方,而且他们都提到了一点,就是正在躺医院

的Jensen在他们发现珠宝被盗前三个小时,接到了一通公司外部打来的电

话。


“他在哪家医院?”哈利在电梯里问马尔福。

“圣芒戈。”于是他们又赶去医院,准备问问这个头号嫌疑犯。

   咨询医院前台,他们很快就得知Jensen所在的病房号,一推开门,那个名

叫Jensen·Norman的人怀里抱着一根金色的手杖睡得正酣,而他怀里的手

杖正是被偷盗的珠宝之一,摩西之杖。

 “嗯……?马尔福少爷?”那人似乎听到动静醒来了。

   德拉科现在脸色很黑,“解释一下。”

   Jensen先是一脸呆愣,然后感到自己怀中正有什么东西硌着下巴,一看傻

眼了,“我操你妈!?”

    德拉科的脸更黑了。哈利忍着没笑出声。


珠宝商与便衣警察【麻瓜AU】

    时隔多月,我终于记起了这篇想好好写的德哈文,没错!我爬墙了!说爬就爬!现在又回来了。

 

2

      双方僵持着,德拉科死也不肯回答关于刚才抢劫的发生经过以示不满, 

哈利也只能抓着钢笔死瞪着马尔福。德拉科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冷淡地说

道,“说真的小警察,我没空陪你玩这种青春期报复的小游戏,要么趁我还

没有生气让我离开,要么我就亲自和你的上司韦斯莱谈谈。”他拿起桌面的

咖啡,本已凑到嘴边,却又皱着眉头放下了,嘟囔着,“速溶的垃圾。”

    

       为什么这种人还没死!哈利本来是想好好整一下马尔福,可是对方一副

嚣张的样子,完全不怕,而且自己也不想给荣恩的爸爸添堵,毕竟韦斯莱家

族天生和马尔福家族不对头,彼此瞅着对方不顺眼,“你走吧!下次小心

点。”哈利没好气地说道。


    德拉科眉毛一挑,神情仿佛肯定着哈利的态度,好像在说算你识相一样。

    

     真希望你出门就被车撞死,哈利看着德拉科转身离去的高傲背影,恶意

地诅咒着。巧的是,仿佛真的存在着上帝聆听哈利的祈祷一样,马尔福在门

口被推着清洁手推车进来的阿姨撞到了,湿漉漉的拖把将马尔福干净的白衬

弄成出黑黑的一块。


哈利好笑地看着这一幕,本以为马尔福会大发雷霆,不料只是皱了皱了眉,

接受道歉后便快步离开了。哈利在心底里有点小惊讶。当初他和马尔福当同

学的时候,自己拿着可乐不小心撒出了一点点在他的校服上,他居然追着自

己骂了整整一天,那时自己第一次见识了大家族里继承人应有的词汇量。上

帝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小气!


   看来人真是会变的啊……这么想着,哈利站起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继续今天的工作。


     而另一边的德拉科出门后,便截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回自己的公司。

      在车上,德拉科扣紧了本来敞开的西装外套,遮住了衬衫上的污渍。

     遇见哈利·波特就该死地不会有好事发生!真不敢相信这种人居然是个警

察,伦敦市民的安全恐怕要让蝙蝠侠来保证了……德拉科愤懑地想着,一边

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高尔,会场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你给我再次确定宾客名单……安保人员名

单也要……别给我提安检设备出故障的事,那是你的工作!我回到公司就要

看到策划放在我的桌面。”他也没顾上电话那头到底说了什么就挂断了电

话。最近珠宝展的事情真的弄得他焦头烂额,宣传,策划,安保……想想就

脑浆冻结。偏偏今天又遇上了抢劫,还与死敌重逢,真是“美好”的一天,

德拉科仰着头靠着车座,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回到了办公室,令德拉科稍微顺心一点的是一份文件端正地摆在了自己的桌面。待自己看完后便下达了执行命令……


     三天后,马尔福的珠宝展顺利开幕,只是……珠宝展出时遭遇偷盗。


    现在的德拉科正站在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人面前,“我是来提供案发现场情况的……”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听到你的遭遇我们感到非常抱歉。很高兴你亲自来提

供更多破案线索。现在坐下……”哈利保持着一个最官方的笑容,拿着笔和

档案夹,“我问,你答。”

“姓名。” 

“……”这个混蛋!

 


珠宝商与便衣警察【麻瓜AU】

   先写一章,高三补课可能9号才开始填坑,使OOC控制在合理范围内。手机码字,排版恶心请见谅~~!

设定排雷:1、无魔法能力

                 2、哈利单亲设定,莉莉妈妈在世

                 3、德拉科是珠宝设计师,哈利是便衣警察,其他角色内详。

 内容梗概:你的死对头有钱,非常有钱,有钱到可以请你去当保安。有一天他的钱被抢了,你却只能帮他找回来,而不能幸灾乐祸,并且他就住你对面。哈利破特就遭遇了这一系列倒霉事。


     01

     在九点时走上熙攘的伦敦街头,你总能感受到生活的匆忙,从那等待路灯变绿的行人中,或是从汽车的鸣笛声和当车划破空气时发出的声音,这也许是伦敦心脏跳动的声音,黑发青年手拿一块三明治大口咬下,在心里感慨着‘令人感到平静的声音,不是吗?’车声、谈话声、商店的叫卖声……对于一个便衣警察来说十分平静,“该死的!”背后一个尖锐的男声尖叫道,‘好吧,不包括这个。’


    一转身,哈利便看到他前方不远处一个正向他跑来,戴着灰色鸭舌帽的男人,手里还拎着一个公文包,他可真不走运,哈利替那个小偷想着,便冲上前去把他撂倒,随后把他压制在地上,用手铐把小偷的手铐在背后,揪住他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拖起时顺手捡起落在地上的公文包。“你被捕了,混蛋。”戴着黑色圆框眼镜的男人不屑地看着那个表情嚣张的贼‘干得不错哈利,如果失主是个漂亮金发女郎?说不定还会和我约会呢!’


    可是让哈利失望了,失主气喘吁吁地赶来,是个金发、身材修长的俊美男性,“非常、感谢你……”可是感谢的话还没说完,他停顿了一下,仔细看清这位年轻警官的脸后他的语调变得低沉而充满敌意,“哈利.波特。”


    哈利同样如是咬牙切齿地说出对方的名字“德拉科.马尔福……”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这就是,没想到毕业后多年不见的敌人竟在这里相遇了,而自己居然帮他把小偷抓了,天哪,他刚才就应该装作什么都听不到。好吧?这不是他,毕竟他是勇敢善良的格兰芬多,不是那个可恶的斯特林。袖手旁观,可不是他的作风,更何况他可是一个警察。


    “你的东西。”哈利抬起手,把公文包递了过去,马尔福没多说一句谢谢,就把它抢走了,并理直气壮地说,“你的职责。”这么多年过去了,时间并不能让一个骄傲自负的混蛋变成一个礼貌而又温和的绅士不是吗?‘或许他只是对你不绅士而已,对其他人看可不是这样的,比如说他刚才没看清楚你的时候……’哈利心底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


    “马尔福先生,麻烦跟我到警察局去做笔录吧。”哈利尽量拿出自己的专业素养,好声好气的和德拉科说。站在他对面的男人把自己好看的淡金色眉毛皱了起来,“我赶时间,这种程序就省了吧。”其实也没多赶,德拉科是刚把设计图纸交给制作方才楼里出来才被抢而已,但他就是不想去警察局,格兰芬多那群狮子的地盘,抱歉他这条毒蛇真的不想靠近半步。


    他不想去,那就真的是太棒了!“这位先生请好好地跟警方合作,不然你也算做是妨碍公务,请跟我回去协助案件处理,现在。”既然不想去,他那就更要让德拉科去了,能抓住机会,让他不好过,那他为什么要放弃。其实你挺想和他呆在一起的,不是吗?那一个声音再次响起了。


    于是德拉科十分不乐意地跟着哈利上了警车来到了警察局,一路上十分沉默。


    “姓名。”哈利坐在一个小房间里,拿着笔。


    “……”金发男人没有回答。哈利默默在纸上写下‘德拉科马尔福’


    “性别。”依旧没有回答。


    “年龄。”哈利抬起头看着那满脸不耐烦的男人。


    “18。”德拉科翻了个白眼,漫不经心地说。


    哈利心里暗骂一句不要脸,默默在纸上写了26,马尔福也就比他大一个月。
   

“问点有用的!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有时间慢慢吞吞地做笔录,你已经可以在街上抓好几个贼了,这就是伦敦警察的作风吗?浪费纳税人的金钱,坐在办公室里。”


   哈利往上推了推眼镜,“既然如此,你就更应该快点回答我的问题,而不是和我坐在一起浪费时间。我问你答,你快我就快。那么我相信我们接下来应该可以开展一段愉快的笔录过程,现在,联系电话。”


    德拉科带着假笑,盯着坐在对面的黑发男人,“这才是你的目的吗?想泡我?”


    “去你妈的滚!”

追我的人是个傻子,怎么办?急!


       德拉科喜欢哈利,这件事,整个霍格沃茨都知道了,除了那两个当事人。
       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潘西问德拉科,“你知道你正在追哈利吗?”
        德拉科矢口否认,“开什么玩笑,谁会喜欢那个疤头。”
       潘西翻了一个白眼说,“你别跟我扯。天天下课就堵人家救世主,一堵就堵了六年,你也讨厌其他人,但我没见你这么干过,除了哈利。”
      德拉科想,他自己怎么会喜欢他呢?他每天下课都去堵他,试图攻击他,辱骂他和他的朋友。
     于是德拉科皱着眉头看着潘西,“我真的不喜欢他,你能别瞎吹?”
     潘西无奈地对着他说,“你真该看看每天饭桌上你盯着救世主的那个傻逼表情,跟思春少女个样。还有你桌箱里那一堆千纸鹤,那时候我真的被你吓到了,里面每一张都是哈利的画。得了吧,你就是喜欢他,不然你为什么给他起个外号,还叫‘傻宝宝波特’,亲爱的,你知道这很gay吗?”
      经过潘西这么一说,终于解释了为什么他的梦里总会出现一双绿眼睛。德拉科惊恐的看着潘西,“我好像真的喜欢疤头。”
      自己家的傻儿子连白菜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潘西
      终于知道自己心意的德拉科开始了追求行动——更加频繁的去挑衅救世主。
     “波特,你又不及格了,巨怪生你的时候就没有给你个脑子吗?抱歉忘了,巨怪没有脑子……”
     “疤头,听说你被小母鼬甩了,真值得高兴啊,她终于脱离苦海了……”
     “救世主……”“波特……”“疤头……”
     最后哈利终于受不了进行了反击,把德拉科打进了医疗翼。
     于是,德拉科委屈巴巴的吊着手臂,躺在病床上对潘西哭诉,“我那么喜欢他,他为什么要打我!”
     “要我,我得打死你。”潘西瞪了德拉科一眼,“亲爱的,那不叫追求,那叫犯贱。你就不能用一些更加友善的方式来表达你的爱意吗,比如说送花?”
     “不要,那样太gay了……”德拉科陷入了思考。
      本来就不是直的,潘西心里想。
     于是第二天的早上,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的哈利收到了一只千纸鹤,打支千纸鹤的脖子上挂着一枚戒指,哈利好奇地取下戒指,发现这枚戒指款式非常老派,绿色的宝石嵌在中央,指环内侧似乎写了一个字母。
     “M?”马尔福?哈利下意识就想到这个人,可是他为什么要送给自己戒指呢?难道是道歉?不可能,马尔福从不道歉。难倒是恶作剧吗?嗯……
      拆开千纸鹤,上面写着“带上它。——DM”
那件事本应有诈,但是哈利还是不由自主的戴上这枚戒指……然后发现取不下来了。
      “天杀的马尔福!”
     于是哈利气冲冲的就跑到了礼堂,走到马尔福跟前,一把揪住他的领带往外拖。
       “给我解释为什么取不下来了!”哈利竖起了那根带着戒指的中指。
      “你能礼貌一点吗?把手指收起来……”德拉科挑起了眉毛,哈利放下了手,仍旧瞪着德拉科,“那是订婚戒指,只有新婚之夜,双方交合之后才可以摘下来,当然现在你如果要摘下来,我也不介意。”
     哈利傻眼了,他没想到马尔福送他这样的东西,“神经病啊!”哈利狠狠地用那只戴着戒指的手打了德拉科一巴掌,带着羞红的面色跑了。
     最后他追上了哈利,“你怎么打我?我是认真的。”
     “想认真地羞辱我吗?你做到了马尔福,高兴吧!”
     “没,我是真的喜欢你,可能方式有点不对……那是马尔福家族的订婚戒指,有魔法,一个人是摘不下来的,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我很抱歉对你做这样的事。”说着金发男孩把头低了下去,“除了那个方法,我不知道怎么摘下来,或许得问我爸爸……”看着金发男孩那可怜的模样,哈利有些于心不忍,“那我就先带着吧……找到别的方法后,你再帮我摘下来。”
      戒指摘是摘下来了,但那是在两人毕业一年之后,以最传统的方法摘下来的,是的,他们结婚了。
之后与朋友说起这件事,哈利一直在笑,而德拉科则一脸宠溺地抱住哈利,“他现在想摘多少次就摘多少次,我乐意效劳。”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答应留着那戒指?”哈利靠着丈夫的肩膀问。
     “因为我器大活好,你渴望很久了?”金发人邪笑着。
     “滚!因为我也爱你!蠢货!”追我的人……不!是我现在的丈夫,是个傻子,现在还变态,怎么办,关键是,我居然爱上了这样一个人。


 

去你妈的执念!老子爱他!(中长段子)

       德拉科暗恋哈利六年,一开始德拉科就知道自己是喜欢他的,可是自己不能让哈利知道,更不能让别人知道。

       战争过后,德拉科看见哈利心中仍有悸动,但是他选择了逃避。离开英国,去了巴黎。他在巴黎呆了3年,没有任何人联系过他,他获取关于波特消息的唯一渠道就是预言家日报了。每一期有关哈利的报道他都会存起来放好。

     德拉科已经分不清楚,这仍旧是喜欢还是得不到的执念。

    “我不爱他,是执念。”

      直到某一天他收到了一封信件,三年来唯一一封由英国寄给他的信件,哈利波特的婚礼请柬。但上面只有婚礼的举办时间和地点,并且由于送件的延迟,他收到请柬的这一天就是婚礼举行的这一天。

     收到请柬的那一刻,德拉科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去你妈的执念!老子爱他!

     火速赶回英国,杀到婚礼现场。但没有任何一位宾客,只有一位穿着白西装的救世主,“我这缺个新郎,你要不要来当?”那双碧眼看着他说道。

      

  

   

      世间的绝望是什么?是生离还是死别?在那场战争之下,这些德拉科都经历过,无法言说。当救世主毫无生机的躺在那个巨人的怀里。世界已然没有了希望。那个黑发绿眼的男人是魔法界的希望,也是德拉科世界里的亮光,可是这一切都随着他的死亡而泯灭了。
       骗人。
      那是德拉科看见躺在海格怀里的哈利的第一个想法。那个总是与自己争锋相对的男孩,总是被幸运女神所眷顾的男孩,眼睛里总是散发出活力与热情,以及看向他时会愤怒的男孩怎会死去?这肯定是梅林的一个玩笑……
      可是当巨人将男孩放在地上时,伏地魔的狞笑让他认识到,梅林的玩笑可能开大了。
      金发人的灰蓝色的眼睛里是绝望,是悲伤,是愤怒。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总是比自己先一步找到金色飞贼不是吗?他总是先自己一步……这下可好了,还比自己先一步见了梅林。
      可是忽然间,原本奄奄一息的男孩从地上爬起抓住了魔杖!在绿色与红色的光束中。男孩杀死了魔王,和所有童话里的故事一样。
      那德拉科呢?他的命运又将如何?他曾是魔王的爪牙,可是他也曾救过救世主。不出他的意料,圣人波特果然为他出庭作证。法庭上,波特意气风发,而自己落魄不堪。他感受到了波特盯着他的目光,自己怯懦地别过了头。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吗……
      德拉科无罪释放后,便再没有与波特有过接触。直到自己看预言家日时看到了救世主的婚讯,照片里的他和韦斯莱女孩如此亲密,如此的…碍眼。
     他当然不会去救世主的婚礼,因为他是一个食死徒。而且他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落入另一个人的怀抱,他不会给予这段感情祝福。因为他是一个自私自利的斯莱特林,谈不上什么大方。
      几个月之后德拉科也结婚了,新娘是阿斯托利亚。不能说他们之间是完全的政治联姻,德拉科可以感受到自己也是爱着阿斯托利亚的。那波特呢?俨然成了自己一个无法说出的秘密。波特和阿斯托利亚之间有相似之处,一样的固执,反对纯血论。时不时,德拉科可以从阿斯托利亚的身上看到圣人波特的影子,这可能是他为什么会爱上阿斯托利亚原因。
      …19年之后,德拉科再次遇见了那个救世主,德拉科带着斯科皮和阿斯托利亚,而波特带着那个韦斯莱女孩和他们的儿子和女儿。
       四目相接,相视一笑,这或许就是两人之间最好的结局。你我从未开始,却仿佛早已结束。
       若不是年少时我恨你的愚蠢,你恨我的傲慢,你我互不退让,针锋相对,我们是否会成就一个美好的结局?每晚两人相拥入眠,在夕阳下慢慢老去,然后笑谈年少时的轻狂……






















——
“德拉科,你怎么哭了?”
“做了个噩梦罢了。”说完德拉科擦干眼角的泪水,紧紧的抱住了睡在身旁的哈利。感谢梅林,那只是一场梦!你就在我的身旁。
 



本来想要发刀的,但是还是不忍心。使用愉快!

     
     
      

200粉点梗,可开车~

好吧……觉得就写了这么几篇非常对不起,于是终于想起200粉点梗这事!!!

可清水可开车~~